持续流出……这个国家为何留不住人才?

新西兰统计局7月公布了最新人口数据——新西兰2021年累计净流出人口为10700人,继续上一年的人口净流出势头。7月底,新西兰政府完全开放边境。有专家预计,在边境完全放开后,新西兰或将迎来更大一波人口流出潮。

这并非危言耸听。《环球》杂志记者身边不少朋友已经离开新西兰去了其他国家或地区发展,还有一些朋友准备离开。前段时间有新闻报道称,新西兰前警察总长迈克·布什去应聘了伦敦大都会警察局。

新西兰虽然是发达国家,但人口少,经济主要依靠畜牧业和农产品出口,加之经济体量小,又远离各大陆,新西兰人一直有移民他国寻求更好发展机会的传统。新西兰统计局估计,目前大约有60万~100万新西兰人旅居国外。

不少新西兰人选择前往邻国澳大利亚寻求更好的发展。澳大利亚与新西兰语言文化相通,交通往来便利。相比新西兰,澳大利亚的市场更为广阔,薪资水平也更高,因而吸引了不少新西兰人前往学习、生活和工作,这也导致新西兰对澳大利亚的人口一直是净流失。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新西兰平均每年有约3000人流向澳大利亚。

英国对新西兰人也有很大的吸引力。近年来随着英国向新西兰开放打工度假签证,不少新西兰年轻人纷纷赴英国学习工作。

事情的另一面是,新西兰长期以来大量依赖外来移民流入来补充本国人口流出的缺口。据2018年新西兰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新西兰有27.4%的人口并非出生于新西兰。

而且,新西兰对外来移民有多样性的需求。例如,每年的农业收获季节,来自太平洋岛国的季节工人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打工度假者都是新西兰劳动力市场的重要补充。没有这些临时工人的加入,新西兰农场果园里的丰收季就无法保证正常的收获。

此外,新西兰较为友好的移民政策还吸引了来自中国、印度、南非、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的高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新西兰严格的边境管控,几乎导致新西兰正常的人口流动戛然而止。

在疫情的头两年,新西兰实施了严格的防控政策,严格边境管制,不允许短期签证持有者入境。该政策对新西兰的劳动力市场造成了出乎意料的影响。

一方面,受到疫情影响以及出于对疫情的各种担忧,大量移民工人和留学生返回祖籍国,不少已经在新西兰定居多年的人士也选择离开新西兰回到祖籍国。记者身边一名苏格兰的学者,为了照顾远在家乡的年迈父母,就举家搬回了苏格兰。

另一方面,因为新西兰抗疫成果较为显著,不少在国外生活多年的新西兰人选择回新西兰“避疫”。新西兰人口一度出现了净流入。大量返乡准备安居乐业的新西兰人甚至带动了本国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上涨。

但与此同时,新西兰就业市场的矛盾也逐渐显现。因为关闭边境导致季节工人和技术工人无法入境,果园、农场、渔场纷纷人员告急。渔业公司甚至不惜自费包机组织海外渔业工人入境,自费安排工人隔离,以保证收获季节能有足够的人手。

进入奥密克戎疫情阶段后,新西兰放松了政策,边境逐步开放。至今年7月31日,新西兰边境实现完全正常化。

进入该阶段后,新西兰的人口外流趋势再次显现。被疫情压抑的出国需求在国门逐步打开之际被迅速释放。很多新西兰人已经有3年多没有与国外的家人朋友团聚,纷纷趁着冬季假期离开新西兰,有的只是短期出国探亲访友度假,也有人直接全家搬到国外去了。

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北岸的一个繁忙商场里,本应趁着学校假期开门营业的一家礼品店,却大门紧闭。门口贴着通知——因为员工生病人手安排不开,礼品店被迫关门歇业。

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记者的一个朋友所在公司的团队,不时有人因感染新冠或因为家人感染而需要自我隔离,也有人感冒生病或者要照顾生病的家人,导致在过去的一两个月里几乎没有哪一天是全员到岗的。

疫情期间,新西兰政府宣布了一系列边境豁免政策,一些关键工种如医生、护士、教师、技工等能够豁免入境。但该政策实施情况并不理想,豁免入境的技术工人数量并不多。

新西兰政府还曾推出“2021一次性居民签证”,让一些符合条件的移民工人留下来。此举对稳定人口数量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由于缺乏后续吸引新移民的有效政策,导致目前新西兰的移民政策处于停滞状态,很难吸引外来移民。此外,动辄上万元一张的国际机票,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目前来看,前往新西兰留学、工作或访问的人数还难以成规模,人口外流带来的缺口还无法得到有效补充。

新西兰的教育和职业标准参照英联邦体系,社会语言文化也与欧美国家相通。因此,新西兰的行业人才一直是国际劳动力市场的宠儿。

尤其在疫情期间,全球医疗系统和社会服务体系对医生、护士、教师等关键行业工作者的需求猛增,欧美国家扩大在全球招聘人才以补充本国医疗和社会体系需求缺口,工资水平相对较低的新西兰行业人才成为理想的招募对象。

例如,一名护士在新西兰的平均时薪不到30新西兰元(1新西兰元约合4.24元人民币),但如果去澳大利亚或英国从事同样的工作,生活成本差不多,但时薪可以达到40新西兰元。这样的薪资条件,令不少人动心。

也因为欧美国家更高的薪资、更广阔的职业发展空间、更便利的地理和交通条件,全球高技术移民在选择移民目的地时也会将新西兰放在欧美国家之后。

以科研领域为例,一名学者如果在欧洲科研机构供职,他能得到很多机会参与到“欧洲地平线”这个大型科研资助框架当中,其科研项目有希望得到更多的经费支持,科研事业的发展前景当然也会更好。但在新西兰,却很难有机会参与到“欧洲地平线”科研资助框架当中。高技术移民在选择目的地时,自然更看重这些因素。现实条件让新西兰无法吸引到更多的高技术移民,也放大了新西兰目前人口大量流出的严峻局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